您现在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 >环境快讯
索引号:  HB0230000/2019-09192 文号:  
发布机构:  环境信息与监控中心 生成日期  2019年01月11日
名称:  6251问题降至9个 2018年饮用水源地保护打了场硬仗

6251问题降至9个 2018年饮用水源地保护打了场硬仗

发布日期:2019-01-11

一年前,全国地级城市和长江经济带县级城市的1586个饮用水水源地存在着6251个大大小小的环境问题,而在2018年的最后一天,这些水源地的问题数从6251个降至9个。

      这原本是一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却在半年时间内实现了翻转。

      按照国务院批准的污染防治攻坚战中的水源地保卫战目标,2018年年底前,长江经济带(11省市)县级、及全国其他省份地级水源地要完成清理整治任务。这意味着,1586个水源地要在2018年年底交出整改合格的答卷。

       近日,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走访北京市、福建省等地的饮用水水源地,探访水源地保卫战如何转败为胜。


“水缸”里藏着难啃的硬骨头

        颁布于1984年的《水污染防治法》,历经3次修改。2018年1月1日起实施的这一版本最重要的变化之一是强化了对饮用水安全的保障。被称为“史上最大规模”的水源地整治,既是法律的约束,也是迈向小康社会中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标志性战役。

         水源地保卫战正式打响之前,生态环境部曾数次对水源地内存在的环境问题摸底,最终锁定了1586个水源地的6251个问题。这些问题包括,水源地内存在的生活污染、工业企业排污、农业面源污染、旅游餐饮污染,以及交通穿越等,很多都是难啃的硬骨头。

  在北京市生态环境局副局长张英健看来,北京市的水源地整治中最难解决的一类是交通穿越问题。桥梁、道路等从水源地跨越、穿过,这类问题的风险是,如果载有危险化学品的车辆在桥梁翻车或是遗洒,危险化学品流入保护区,就有可能威胁水质安全。桥、路也不能一拆了之,当务之急,就是要对所有的桥梁进行改造,给每座桥设计应急方案,化解风险。

  张英健说,按照法律对水源地保护的要求,北京市需要对50多座桥梁进行改造,有一些桥修建于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受到空间、技术等多方面限制,50多个桥,每一个桥都需要有一套设计方案。

  “逐水而居”曾经是合理的居住方式,但随着人口剧增、工业发展,居住在饮用水源保护区、工业排污口与饮用水源相邻等问题都成了水源地的定时炸弹。

  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汀溪水库是同安区、翔安区几十万人的水源地。周边曾经布局畜禽养殖业。养殖场产生的污染严重威胁着水源地环境。

  水库周边五峰村村民许宏图回忆起当年的场景,连连摆手:“很臭,猪粪到处都是。”他自己就是村里的养猪大户。水源地的清理整治,意味着,许宏图和村里的其他养殖户们需要寻找新的生计。

  在生态环境部排查的问题清单中不少是难啃的硬骨头,水源地保护区内的工业企业、畜禽养殖、餐饮和农家乐等,甚至房地产项目都需要有序退出。


水源地保卫战转败为胜

  生态环境部一度十分着急,已经到了2018年年中,各地水源地问题的整治任务才完成了不足1/5 ,甚至还有497个问题处于“零进展”状态。

  2018年8月,生态环境部发出了一份通报,对整改进度较慢的地区进行了点名,并公布了各地的问题清单。  陕西、山东和广东三省被告诫“下一步工作压力极大”。

      此后不久,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还给一些水源地整治较慢地区的负责人写了一封信,既提及了水源地攻坚战的重要性,也列出了各个地区的问题清单,还鼓劲说,剩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涉及面广、整治难度大,迫切需要地方党委政府统筹协调解决。

  很多省市政府负责人收到这封信后都紧锣密鼓地推进水源地整治。北京市生态环境局副局长张英健说,水源地整治中的硬骨头,不是靠生态环保一个部门就能完成,一些产业从保护区内退出,需要多部门合力推进。

  2018年年底,北京市怀柔区怀柔镇红军庄村昔日热闹的清寓庄园度假村已经停止营业。因为按照法律的规定,水源地的一级保护区内不允许有经营性活动,这个度假村离北京市饮用水源之一的怀柔水库只有两三公里。此外,离水源地较近的几个村都已经完成了农村生活污水处理的改造工程,村里的污染都通过管道、泵站输送了市政污水厂进行处理。

  一度被张英健认为是最难啃的硬骨头、桥梁道路穿越问题也都完成了改造,水源地保护区内的50多座桥都有了自己了应急处置系统,即便发生了泄漏意外,也能保障泄漏物不会危及饮用水安全。

  在厦门的汀溪水库周边,村民许宏图和其他两千多户养殖户先后退出了畜禽养殖。当地财政部门对退出的养殖户进行补偿,与村民签订“同安汀溪水库水源保护区禁养协议”,向村民发放货币化生态补偿款,共发放20年。

  有了补偿款作为基本生活费,许宏图重新谋求生机,做起了房屋吊顶工程,他算了算,一年收入也有20多万元。

  2018年5月,生态环境部在厦门进行督查时,发现汀溪水库二级保护区内一处旅游开发项目。厦门市当即进行整改,将游客服务中心改为村民活动中心,不再对外营业此后,厦门市进一步加大整改力度,对一切农家乐等产业进行严查整改,目前饮用水水源地内所有的农家乐都已关停。2018年10月,厦门市成为福建省第一个完成饮用水水源地环保问题整改任务的城市。


水源地保护还要打持久战

  2018年8月,生态环境部发布那些督战的通报后,又多次召开视频会议,每次只邀请完成整治任务问题较多的省市参加。2018年12月初,生态环保部最后一次召开关于饮用水源地整治的视频调度会,参会的省市已经为数不多,大部分省市都已经交出了全部问题整治完成的答卷。甚至一度最落后的山东、陕西省也提前完成了任务。

  从生态环境部最新的通报看,1586个饮用水源地中还有9个问题待整治。生态环境部有关负责人介绍说,这9个还没有攻坚下来的问题,有几个是因为北方冬季施工困难、或者确实工程量很大,申请延期的。

  这位负责人说,生态环境整治工作应该实事求是,宁可要真实的整改结果,不能因为有整改时限就敷衍整改,或是虚假整改。整治的目的是为了让百姓喝上放心水,而不是在文件上玩文字游戏。

  对暂时不能按时完成整改任务的,生态环境部已经明确,可以因地制宜同意延期,但需要提交未来整改进度的时间表,并要求在整治完成前要有措施确保水源安全。

  生态环境部有关负责人说,未来,该部还将适时组织水源地整治的转型“回头看”,一旦发现整改不实,或只是采取临时性措施没有长效机制,将严肃问责,并向媒体曝光,各地都应对饮水安全都要绷紧弦。

  饮用水源地保卫战分两个阶段进行。2018年的整治目标是地级市的水源地,2019年整治的目标是所有县级市的饮用水水源地,那更是一个量多面广的工作。

来源:中国青年报